加入收藏 手机版

范铎耀:我希望能和雪橇国家集训队一起见证荣耀

2019-06-26 中国冰雪

600-03.jpg


        这是范铎耀转项的第4年。


        4年前,他还是一名越野raybet0运动员,耐力好,胆儿小,对雪橇一无所知。彼时雪橇国家集训队刚刚组建,较欧美强国起步晚太多。他并不能想象,自己日后会成为雪橇国家集训队男队队长,并热爱上这项冒险者的极限运动。


600.jpg


        相较越野raybet0,雪橇更侧重爆发力训练,范铎耀在转项过程中吃了不少苦头。雪橇的平均速度在140km/h-150km/h,这大概可以跻身世界上最快过山车的最高速度。这种常人偶尔追求的风驰电掣,具有固定轨道和安全防护措施。而对于专业运动员而言,雪橇却是一项没有任何刹车制动方式的极限运动。他们的每次滑行,都是激情与危险的博弈。


        克服恐惧是个漫长的过程,范铎耀在这个过程中一直和自己较劲儿。这个当时还略显单薄的小伙子,倔强地认为如果连转项的信心和毅力都没有,从事任何项目都会失败。夹杂着迷茫、疲惫、征服欲,他五味杂陈地开启了自己的雪橇征途。


        业界领军人物、雪橇国家集训队主教练沃夫岗把雪橇和拳击做类比:“第一眼,你们就需要从气势上压倒对方。”从一开始的“被”初生牛犊不怕虎,范铎耀倒是在训练中逐渐累积出了自信,他和队友往往三人同组,用三种不同的滑法判析得失、总结经验。这种因项目先天落后促发出的“团结协作”机制,反倒衍化成一种习惯和信仰植根在整个队伍心中。范铎耀在这样的氛围中如雨后春笋,破出沃土、迅速成长。


600-02.jpg

运动员间的互相交流,较运动员和教练的沟通更加直接


        2018至2019赛季,是范铎耀由青年组过渡到成年组的关键期。当他志气满满想挑战自我时,意外发生了。在德国奥伯霍夫的新赛道上,他自以为能控制住上下起伏的雪橇——这是由于出发姿态不好引起的最常见后果。强大的离心力将他从第10个弯道甩出,时间猝不及防地静止,范铎耀在短暂失忆中反复问队医:“我们在那?我们在干嘛?我是在做梦吗?”除却脑震荡,他的鼻梁骨被狠狠摔断,门牙也因此松动。


        这是范铎耀运动员生涯受过最严重的伤,让他极为懊恼的是,他因此浪费了一个月的训练时间。不能下地时,他每天都在大脑中模拟滑行过程;待到能行动后,他便走到赛道边观察队友训练。他内心关押着一只小兽,不停叫嚣着蹉跎时光的焦虑。此前在拉脱维亚受伤,他曾自我总结过:越伤,越练,越自信,越进步。


600-01.jpg

怕父母过度担心,范铎耀一直找借口到手术后,才告知伤情


        但是,范铎耀真的如此无畏吗?他看过队友受伤,他亲身经历着受伤,他知道最坏的情况下会发生什么,何况人在受伤后会产生创伤后应激障碍(PTSD),恐惧与逃避是不能更正常的心理反应。


        人们总是会忽略热爱产生的强大力量。这份热爱或许在电光石火的刺激中萌芽,或许在挥汗如雨的精进中日益坚定,但一定因爱国之魂才能熊熊燃烧。范铎耀和队友因为固定的个人技术特点,身体同一位置总会被反复剐蹭或撞击,大块伤疤常年不能愈合。哪里有天生的钢铁之躯,不过是为荣誉而战的信念不灭,方能锻造无数次决绝的咬牙坚持。


600-04.jpg

得有多厚重的荣誉感,才能顽强忽视病痛的折磨


        也是因为同样的信念,雪橇国家集训队才能拥有 “一支队伍活得像一个人”的默契。竞争与团结并不互为悖论,戮力同心才是走得长远的秘密。“我希望能和雪橇国家集训队一起见证荣耀”,范铎耀坚定地说。



推荐阅读更多
关于我们 |版权声明 |免责条款 |联系我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