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踏冰逐梦》幕后的故事——编剧蔡佳涵这样说

来源:中冰雪网

距离7月5日在北京工体首演越来越近了,作为中国首部原创冰上舞剧,为使《踏冰逐梦》的首次亮相能惊艳观众,主创团队历时8个多月的磨合,对这部酝酿了两年多的剧大刀阔斧地改造升级,最终呈现给观众一部经得起市场检验和行业审视的冰上舞剧。在新时代新背景下,随着中国国力不断增强,国际地位不断提高,中国文化元素被越来越多地应用到各行各业、各种产品上。《踏冰逐梦》正是一部以拼搏奋斗中国梦为基调的主旋律剧目。如何讲好中国故事,描绘一个勇敢逐梦、努力奋斗的普通人形象,向世界展示一个发展中的真实、立体、全面的中国,是这部原创冰上舞剧的第一诉求。为此,WOI菲剧团采访了《踏冰逐梦》的编剧——留英归来的青年编剧蔡佳涵。


微信图片_20190701233918.jpg

蔡佳


她说:


冰面是“冷”的,如现实世界的温度;故事是“热”的,似现实世界的温情。


好故事,见人见事见情。在《踏冰逐梦》中,我尝试在时空交错的场景中,用冰上女孩叶遥成长逐梦的历程,去讲述冰上的人、动人的事、与家国的情。


微信图片_20190701233935.jpg


用对比来增强故事吸引力 "冷"与"热"的交替


冰面坚硬、冰刀锋利,而舞姿柔软、心有温情。冰刀破冰滑行,在洁白的冰面上,留下一道道印痕,如人生每段旅程留下的足迹……


接到本剧创作邀约时,我一下就被这样的氛围打动了:创作一个冰上的故事!花样滑冰这项运动,一向以艺术性著称,融合为冰上舞剧,在变幻的光影中,以飘逸、灵动的冰上动态,来展现故事。这该有多美!


而这还是中国第一部、我们自己的原创冰上舞剧!——我毫不犹豫地接下了这个剧本。


微信图片_20190701233931.jpg


着手创作,与出品方多次磨合后,我们把重点放在踏冰的“冷”,与逐梦的“热”。主人公叶遥有梦,这梦如她名字里的那个“遥”字,并不好追,也因而,她要经历磨难。她成长的历程里,有不甘、有愤懑、有期盼、有激动、也有释然,各种各样的情绪转换,都在坚硬寒冷的冰面上展现,这是所有创排的难点,却也是亮点。作为花样滑冰运动员的缩影,那些灵魂的暗夜,那些彻骨的严寒,还有什么,能比她踏上的那片坚冰更形象?因有险阻,才有挑战。因有远方,才有征程。女主角跌倒过,失去过,悲伤过,她在一片冰冷的冰面上,重新展翅,灵动飞翔,靠的,正是一腔热血,与对家国大梦的激情。


寒冷使人清醒,观众在温度较低的观剧环境中,体验着这样一个故事,更能清晰的对剧中的情节感同身受。在故事以外,我们借助影像等各种技术辅助手段,来突出人物内心的情绪和热度,让观众更快的代入到剧目情境中去。纵有悬崖百丈冰,凭热血与激情,却能绽放最灼烈的芳华。


用情境来增强故事可看性--具象化的场景


不论国内国外,此前的冰上剧目,大都采用联欢式短节目串联的表演形式,即便像《胡桃夹子》、《冰上天鹅湖》或者《冰上迪士尼》这些剧目,受限于冰面舞台,故事情节也都较为简单。在《踏冰逐梦》中,我们尝试去突破藩篱,完整地去讲述一个人在时代背景下的人生历程,在大喜与大悲之外,尽可能丰富的,去展现人物内心的彷徨、迷茫、好奇、冲动等等复杂的情绪。这对讲故事的方式,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


微信图片_20190701233939.jpg


冰上舞剧的抽象特点,决定了我们在处理情节、戏剧冲突的时候必须有所创新。我尝试突破传统的戏剧表现形式,在冲突的设计上,减少台词,而侧重用动态的元素,去取代相对静态的表达。比如有一幕剧情是父亲和小叶遥之间的冲突,叶遥想学花滑,而父亲不想她走这条路。在传统的戏剧形式里,可以用场景、台词来表现父女间的分歧,但在一千多平米的冰面上,两个演员互相对话,就会显得很苍白。为此,我设计了父亲让他的成年弟子们,给小叶遥设置障碍,成年演员们排出阵型,让小叶遥过关闯将。如果叶遥能突破阻碍,父亲就同意她的选择。而导演在创排中,更是把这一点发挥得淋漓尽致。小叶遥小小的身体,向前方冲去,茫茫冰面,重重的阻碍,我们看见她的勇敢,也看见她的机灵,看见她的智慧,也看见她的莽撞。她最终跌倒,却绝不言败,这一幕情境,这一幕的戏点,也就在冰面上“活”过来了。


用细节来增强故事时代感—时空交错的讲述


《踏冰逐梦》作为国内首部原创的冰上舞剧,出品方明确向我表达,希望将其制作为一部积极向上,具有正向激励效果的剧目,以符合中国梦的主题。主创团队希望《踏冰逐梦》,不仅仅是一部商业作品,它也能对中国冰上产业的发展有所裨益、对文化事业做出一定的贡献。


张丹饰演的女主叶遥作为一名花滑运动员,她的人生经历和时代背景、国家发展历程紧密相连。我们对主演张丹、高崇博老师做了访谈,了解花样滑冰国家队队员的真实训练经历。在那个年代,因条件所限,训练没有正规冰场可以练习,就不得不去滑“野冰”,或是在凌晨一两点的时候,去冰场滑“夜上冰”。尤其是第一代花滑队员,没有外教,只能跟着比赛录像带自行摸索学先进的技术。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,我们国家的花滑发展,从无到有、摘金夺银,进步跨度之大,几近不可思议。从他们的讲述中,我深刻地感受到,随着国力的增强,花滑人面临的境遇,也在不断的改善。而这里,也饱含着一代代花滑人的付出。


微信图片_20190701233943.jpg


花滑值得讲述的故事太多,我们尽可能地从各个方面,去还原时代给那些花滑人们留下的烙印。比如冰鞋,是每一个花滑人都离不开的。剧中,叶遥如果能为国出赛,就能得到一双带有一抹红的冰鞋。这抹红,象征着国旗的颜色,为国家荣誉拼搏奋斗,冰鞋在脚下,梦就在前方。


用人物来增强故事真实性--成长历程的描摹


一个花滑女孩的人生经历,如何寻找人物刻画切入点?我们设定的叶遥,是不服输、不放弃的倔强女孩。因为这份倔,成长路上,她一方面要克服外在的阻碍,比如竞争对手、伤病、父亲的不理解等等;一方面要克服内在的阻碍,从一开始的少年叛逆、到内心自我意识的觉醒、再到成为父亲一样的花滑教练,个人梦想,到背负使命,叶遥一直在从自己内心的土壤中吸取养分,终于为家为国,争得了那份光荣。


人之一生,从垂髫小儿至垂垂老者。年少看山是山,看水是水,叶遥懵懵懂懂,相信所见到的就是最真实的,不愿意按父亲的安排行事。到了中年,看山不是山,看水不是是水。在现实里迷惑、彷徨,但开始用心地去体会去思考。待到年老时,父亲离世,自己也走到了人生尽头,洞察世事后反璞归真,看山是山,看水是水。当人生的经历积累到一定程度,她不断的反省、追思,对父亲的做法也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。在这里,我们设计了一个场景,年老的叶遥和父亲跨越时空,在冰场再次对话。此时的她,也像父亲一样,成为一名教练,培育了下一代花滑选手,实现了花滑人一代代的传承。这时的她,懂得了父亲,也就再次牵起了父亲的手。


微信图片_20190701233947.jpg微信图片_20190701233952.jpg


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说,影视导演和编剧专业的经历,对编写这部剧亦助益良多。硕士毕业于英国伦敦艺术大学中央圣马丁艺术与设计学院,读书的时候,我们所有的创作编排,都立足于人物,以引导故事的发展。在这部剧里,我和导演合作,以更为全局的视角,群策群力,一切为人物的刻画背书。


我们的出品方和主创团队,堪称中国冰上舞剧的开拓者。作为一名海归,能参与到这样的团队中,亦是万分荣幸。很期待市场和观众的反应,希望这部《踏冰逐梦》能不负大家对国内首部原创冰上舞剧作品的期待,纵有足下坚冰千丈,亦有傲寒之骨、灼烈芳华。我们一起,携手踏冰,无悔逐梦!


微信图片_20190701233956.jpg

编剧——蔡佳涵

毕业于英国伦敦艺术大学中央圣马丁艺术与设计学院,获影视导演与编剧硕士学位,期间编剧作品《YOLO》入选戛纳电影节短片单元展映。回国后编剧的歌剧《白雪公主》,于中国国家大剧院世界首演。于中美合拍电影《绝地逃亡》中担任文学统筹并参演。参与编剧的电视剧《你和我的倾城时光》于中央电视台电视剧频道、浙江卫视、东方卫视、深圳卫视等上星卫视播出,获黄金档收视冠军。担任编剧顾问及编剧的52集动画片《宇宙护卫队》于央视一套、央视少儿频道等多台播出,获收视冠军。


(文/图:WOI菲剧团提供)


推荐阅读更多
关于我们 |版权声明 |免责条款 |联系我们